卿浮雀

aph教徒,农药菜狗子,东方众,原创党。
高一狗持续掉线
回家必更新
不更我是你老婆。

WW2飞行员梗 英波

“英国皇家空军,315中队,菲利克斯·卢卡谢维奇。”
金发男子默念着泛黄羊皮纸上的名字,原本就有些粗的眉毛局部不安的拧在一起。纳闷的靠在走廊墙上盯着纸看了好久。
他看着远处紧闭着的门,目光移动到门上的牌子,斑驳的写着315。
“应该不会是他……”走到门前深吸一口气,上前轻敲屋门。
“嗯?谁啊……算了你自己进来吧……本大人懒得去开门了。”
熟悉的声线与自称让他嘴角一阵抽搐。握住门把的手猛的松开。
“……不会的,说不定只是凑巧呢。说不定他们波兰人……都是这样呢?”
这样安慰着自己,慢慢转动圆形门把。
屋内有些昏暗,唯一的光源来自屋中央的放映机,正断断续续的播放着战争录影。灰白的光线刺穿不知道哪里来的厚重的烟雾,打在白板上。
金发男子看向烟雾的源头。
修长的手指夹住的香烟,搭在有些简陋的座椅扶手上,烟灰积攒了老长。身旁的吃完的军用罐头里密密麻麻盛满了烟头,能造成规模如此大的烟雾,看来也只能因为是这个了。他向上抬头,正对上对方同自己一样的祖母绿色眼睛。
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紧接着,他听到一阵怪笑。
“这不是亚瑟吗?舍得来看本大人啦?”
亚瑟喉头发哽,看着对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“……菲利克斯……先生。”良久,亚瑟轻声叫出他的名字,惊讶而有些惊恐的望着眼前的人。
回答他的还是怪笑,然后变成了急促的咳嗽。
“Oh,fuck.这该死的烟……”菲利克斯挥手扇了扇面前厚厚的一层,厌恶的皱着眉头,在座椅上侧了侧身好像这样就能摆脱这层浓烟。
亚瑟的余光瞥向一旁的罐头,不觉轻笑出声。
菲利克斯停下动作,听到对方类似于嘲笑的表现,不服气的抬眼望着他,没好气的问道:“那么,你是来干什么的?慰问?慰问品也不带?”
“……才不是来看你啊。”亚瑟收好神情略为庄重的向菲利克斯伸出手。
“来吧菲利克斯,我听说你们中队的战绩了。最近德国佬他们嚣张得很,你也该为这场战争做出一些努力了。”
“哈?”菲利克斯将手中的烟凑到嘴边一脸戏谑的看着亚瑟。“你是在求本大人吗?”
亚瑟的手僵在空中,瞪着满脸欠的对方,对方也回击以轻蔑的目光。“……随你。”
他有些懊恼地转身走向门口。
菲利克斯苦笑着,将手中已经燃到烟蒂的烟头随手弹到一边,抓起靠背上绣着“Poland”字样的军衣。
快步赶上正要跨出门去的人将他抵在门框上,带着笑意在他耳垂旁轻吐一口惹得对方面颊绯红。

“本大人好像……没说不去。”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卿浮雀 | Powered by LOFTER